当前位置:ceca.cn生活家庭狂欢全文阅读王菲演唱会天价票泡沫破灭 外媒:炒作伤人 粉丝(全文
家庭狂欢全文阅读王菲演唱会天价票泡沫破灭 外媒:炒作伤人 粉丝(全文
2022-11-17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为现代音乐铺平道的爵士乐在20世纪初有了发展,开始在酒吧和公共场所演奏。20世纪50年代随着电吉他的发明、摇滚乐的诞生,也推动着演唱会所必须的设备PA(扩音机)需求量增大。

要知道流行音乐定位是走大众线的,为什么演唱会的票价就这么不亲民?!今天壹读君就和大家聊聊五块钱的。

这次演唱会估计总票房保守估计4500万,主办方没有透露这次演唱会王菲的酬劳,不过这几年歌手出场费和日常开销档次是不断上涨的,大家还是自行猜测吧。

下一次,五年或者十年之后,大家还会跟风买账吗?当然,爱追涨永远不会变,但追的是否还是这位不足晚节不保的歌手就不好说了。

此时,如果把囤票炒价又跌价坍台的责任统统给黄牛,认为泡沫破灭是黄牛对市场的评估失误所致,显然是有失偏颇的。

平常的演唱会,制作成本为几百万至上千万元,且多为巡演。王菲的“幻乐一场”号称至少五千万元的成本,且只唱一场。按照上海梅赛德斯-奔驰文化中心约8000个座位,平均5000元一张的票价,票房收入至多为4000万。尽管尚未算上视频直播的收入,已能看出主办方很难覆盖成本乃至盈利。

甚至可以说,VR直播展示这场畸形演唱会的意义还大于演唱会本身。

【延伸阅读】这才是真爱!谢霆锋亲自监工为王菲打造最强VR

法兰克福学派的阿多诺谈到流行音乐的社会心理学功能:流行音乐通过其音乐形式使大众从心理上适应了霸权的,他们或不经意随着音乐律动而淡忘了自身所受的,或者陷于音乐编制的情感痛苦中而忘了现实的苦痛。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撕面纱只是治标,更重要的是长久以来的无法可依,即便关掉所有黄牛网站,如果风险太大,主办方还是一样会想尽办法寻找转移风险的渠道。结果就是,普通歌迷依然只能提心吊胆地守候黄牛票而已。

今年7月曾传,新崛起的阿里星球以1亿元的价格拿到演唱会的网络直播权。尽管最后直播权花落腾讯,可想而知这1亿元中的大部分落入了谁的口袋。

说到票,怎么也少不了黄牛党们。其实主办方对他们是又爱又恨。黄牛们炒票的确会造成市场供求信息失真,使演唱会市场难以成熟。但是当主办方眼瞅着高价票卖不出去时,除了与效益好的大企业合作低价卖给他们当做企业福利,还有一种办法就是不顾行业规范,暗中联系黄牛,低价向外抛票。

20世纪70年代大规模的音乐节开始扩张,尤其是1969年的伍德斯托克音乐节,超过40万人参加,当时为期三天的盛会票价是$18和$24,约186000张预售票全部售出。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被圈了钱,也放逐了情绪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再说到舞台制作费用。六年前王菲演唱会舞台设备全都是从日本空运过来的,这次演唱会玩起了最新的VR360度全景拍摄技术,制作费用高达5000万元。

她与团队的整个炒作过程经的放大镜全盘呈现在面前。最终情绪反弹,出手干预,竭泽而渔导致的一片唱衰并不让人同情。

,近日,天后王菲即将举行「幻乐一场」演唱会,由于只演一场,故特别贴心安排全球VR360全景直播,让未能入场的观众亦能拥有置身现场的感官体验。谢霆锋监工制作团队进度之余,更亲自测试「幻乐一场」的VR设备及视觉特效。

难怪坊间戏言,陈家瑛(王菲经纪人)捞到这一笔之后终于可以退休。

一般来说,在正规票务网上,流行音乐演唱会的起步价是二三百,就是2016年全球最吸金的女歌手泰勒斯威夫特(TaylorSwift)“1989世界巡回演唱会”上海站的票价起步才480,最高是4280。

不过在50年代的大多数音乐人都是穷人。1960年,出生工人阶层家庭的约翰列侬正式组建了“披头士”乐队,并开始在各地的俱乐部演出。

12月20日晚,中国网发文称从相关部门获得内部消息,介入王菲天价门票事件。“票务网站牛和票牛被上海市立案调查,或面临被关停的处罚,主要原因是参与倒卖王菲演唱会等热门演出门票。”文章未披露信源,票牛网的创始人孙立勇在接受虎嗅网的采访时亦表示“没有接到过任何部门或者单位的任何相关通知”,目前来看牛和票牛的网站仍在正常运营。但毕竟无风不起浪,这场天价演唱会的“破功”已成事实。

贝尔说“现代主义胜利的录里,黎明所展示的光彩不过是频闪电子管不停的旋转”,演唱会强烈的视觉效果、震撼音响、观众呐喊,这些全方位的感官体验,让人们在声光电技术交互的氛围中,摆脱现实。

陈家瑛的微博评论里能看到众多网友对整个炒作的声讨和。

台上歌手和观众互动、观众与观众之间情绪像一样的传染,人们溶解在群体中,在生活的共鸣里,宣泄快感、获得心理。

上海东方早报则指出,现在的状况是,部分王菲粉丝,以及对这场演唱会好奇的人宁愿在家看直播,而之前奇招尽出囤票的黄牛则可能赔本。

尽管从效益来看,输赢已经分明。但是站在巅峰“开张吃三年”的王菲,真的赚到了吗?

从经济学角度,一旦一场演唱会的灯光、舞美和音响等制作费一经投入基本就固定了,演得次数越多,单场成本也就越低。虽说有的场馆容纳人数足以覆盖核心的歌迷,但还是不乏出现因为买不到票、票价贵原因去不了演唱会的声音。

参考消息网12月23日报道外媒称,天后王菲将在月底于上海举办仅此一场的“幻乐一场”演唱会,尽管最便宜的看台门票也要价人民币1800元人民币,之前在售票网站上开卖时,仍然造成秒杀轰动。

音乐会的前身可以追溯到早期的音乐广场,而古希腊竞技场常有的音乐项目被普遍认为是最早的音乐广场现象。比如四年一次的大型活动宙斯大祭、皮底亚节往往伴随着丰富的音乐表演。

出英雄,乱市出高价

据新加坡《联合早报》12月23日报道,23日有指称,王菲演唱会门票目前在许多二手票务网站上,价格已经跌回原来的公订价,并且还赠送红包或礼品,消费者却已经不再愿意买单了。

至今还能在网上找到2010年王菲演唱会天价票“牛市”崩盘之后的相关报道。

中国摇滚乐兴起于80年代初,崔健以一首《一无所有》在1986年喊出了中国摇滚第一声。90年代中后期是中国摇滚的期,同时流行音乐演唱会也开始从陌生到熟悉。

腾讯、罗盘、白玉兰三家公司作为联合主办方,具体到哪家囤了多少票,哪家放给黄牛多少票,哪家流出多少票用作人情最终又落入黄牛市场,各中的权益职责如何分配难以查证。但作为利益共同体的这三家共同主办方,可以被视作共进退,单方面决定的可能性不大。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流行歌曲反映当下人们的社会生活,触及人们对爱情、亲情、友情的情感细腻角落,引起人们的情感共振。青年人的躁动、叛逆也能与摇滚乐特有的相匹配。

中时电子报报道称,王菲这场“幻乐一场”演唱会最贵的内场门票,原价人民币7800元,曾经被炒到一张高达人民币4万5000元,第一排的票价更被喊到人民币7万元。报导引述凤凰网消息,目前距离演唱会只剩下一个星期左右,在许多二手票务网站上的门票却几乎卖不出去。

而且,现在中国演唱会市场价格体系并不完善,很多演出公司随意定价,进一步打乱了演唱会市场价格体系,这样观众自然就要买单。

先谈谈大家一直关心的歌手出场费用吧。六年前王菲首次复出开唱,据估算王菲演唱会单场门票收入是1300万,加上赞助商每场大约200万,单场门票收入是1500万,天后单场酬劳是620万。

但是,很多大手笔制作的演唱会,准备时间长达几个月之后,往往都在一夜后就匆匆结束。

就是这样,追涨不追跌。梦幻的泡沫一旦被戳破,即使黄牛手中只有小几千张门票,市场需求原本是大于这个数目的,但如今除了抱有捡漏心理的歌迷,还有谁愿意做这个“冲头”?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但譬如王菲这样,开出远高于陈奕迅、张学友、周杰伦等一线艺人的价格,以信息不对称哄抬票价,羊毛出在羊身上狠斩歌迷一刀的,也实在应该被撕婆的面纱。

一条产业链上,山顶的大boss局面获大利,以下层级有也有风险,但都是风险自担。

只是因为当时的媒介不似如今发达,也可能是黄牛比较健忘,又或者真的错估了形势,以为六年后的“独此一场”会带来井喷的票房,才导致了这场重蹈覆辙的闹剧。

关于当时演唱会的具体票价壹读君眼睛找瞎了也没找到,不过依当时“四大天王”火爆程度,票价水平应该和今天王菲演唱会票价平均水平差不多。

当然,这一次大黄牛们确实失算了。牛、票牛等最近几年崛起的二级票务网站被传本就由大黄牛们所办(至少也与黄牛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无论这些“老司机”们当初以何种方式和价格收入门票,如今他们都面临票砸在手中的风险。

二级票务网站上曾一度出现清一色数万甚至数十万天价票的“盛况”。

当初盲目跟风,以为抢到一张王菲门票就能在社交显示自己的人,此时已经内伤。手握王菲演唱会门票者,已被打上“关系”“土豪””人傻”等标签。而另一拨原本想买票炫耀的人,估计早已打消了这个念头。

谁输谁赢,如今看来也比较清楚了。

物质化、功利化、机械化的现代社会,日渐疏离的人们一起参加万人同声演唱会,个人情感很容易体验到“我”扩大成“我们”,“我”的喜怒哀乐扩大成“我们”的喜怒哀乐,通过这种集体式的文化消费方式,人们能感到一群人的狂欢。

回望一下,其实2010年的王菲巡回演唱会也是同样的套。一次少量吞吞吐吐地放消息、捂票、惜售、炒价,最终场馆外现了原形的黄牛价昭告了这场局的破灭。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惯常做法是,主办方压低票价,通过合作的方式把大量票给到二级票务平台以保本及赚取差价。

崩塌是什么时候开始的?早在12月5日,演唱会唯一售票渠道大麦网于压力下少量公开售票。瞬间售罄后不久,关于大量囤积在黄牛手中的票有价无市的消息就开始流传。

有市场就有战场。流行音乐的主要观众主要是青少年和刚工作不久的青年人,虽然他们消费水平并不高,但他们去看演唱会的目的不少是对某个爱豆迷恋,这种感情激发的热恋本身就的,主办方自然不用担心没有“虹桥一姐”的支持。

更何况,所有的收入加起来,可能都抵不上王菲的“唱酬”。

【延伸阅读】王菲演唱会门票为啥能卖那么贵?

为看一场演唱会吃土半个月的壹读君南雪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炒票能制造票房紧俏的现象哄抬价格,让二级票务平台及黄牛买断又能降低自身的风险。如果炒作成功,还能赚上一笔又不用给歌手分成,何乐而不为?

报道分析,造成这个现象的主因,一方面是主办方囤积居奇,但最终因为演唱会门票并非生活必需品,而且王菲的粉丝大多是30岁以上的群众,虽有消费能力,却不倾向于冲动消费行为。另一方面则来自第一波开卖时,过多的炒作“了消费者的情感”,使得消费渐趋疲软。

天后时隔六年终于要开嗓了,广大歌迷心潮澎湃之于,估计也被演唱会不菲的票价惊掉了半个下巴:1800的起步价,7800的最高档。不过再加上黄牛党的造势,最贵的票价到底能炒到多高,壹读君的脑洞反正是不够开了。

看来,中国流行音乐演唱会的票价从出现到现在一直都没有国外的亲民,实在是想看但去不了现场的,壹读君倒觉得可以期待VR技术日渐成熟的那天到来。(2016-12-2309:39:02)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现在的局面就是,一部分忠粉和至少是喜欢王菲、对她的演唱会好奇的人宁愿在家观看直播,更小的一部分才会去捡漏。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向背,就是这样迅速而。

因此很多人愿意吃土半月,就为了感受演唱会的氛围,虽说是为了一时快感,但这种外人看来非的做法对某些人来说确实也能起到找专业心理医生咨询的效果。

穷人玩的音乐逐渐成了“贵族消费”

最近龙应台在港大“一首歌,一个时代”的主题谈到歌曲承载着一个时代的主题,那流行音乐更是如此。虽然在不同年代唱的感觉不一样,但能最鲜明反映当时流行风潮。

鉴于在国内开演唱会是高风险行业,局面复杂,因此对于主办方和黄牛间的交易,只要不太过分,情理上也能过得去。

当今摇滚音乐会的开山鼻祖比尔格雷厄姆(BillGraham)则在20世纪60年代开发了现代流行音乐演唱会的形式。他意识到音乐会是一场多感官体验,投资配备了灯光秀、音效系统、各种噱头和特效,将摇滚音乐会从乌烟瘴气的音乐厅里搬了出来,以此催生了当今几十亿美元的演唱会产业。

更何况,据十年前听过她演唱会的朋友告知,当时天后已经气弱难听全场气氛冰冷,若非勤加,今日景况可想而知。

1993年,流行歌手“四大天王”在一些大城市开始举办较大规模的个人巡回演唱会,掀起了中国内陆第一批疯狂的粉丝热。

壹读君专门找了下针对上海市民2016平均工资水平的数据,结果是五花八门,不过数据显示的趋势是最高8000多。

一般来说港台歌手举办演唱会很注重舞台视觉效果,会在舞台灯光、歌手服饰和造型上大做文章,国外歌手则更多关注音响效果,很多歌手出于国内演唱会音响效果达不到他们的要求,还会自带设备。

12月19日,主持人杨樾在微博及朋友圈连发消息,称“王菲的演唱会还有10天,目前大部分票还压在腾讯微票、白玉兰和罗盘手里”。

这么看来,想要看一眼天后的演唱会,勒紧裤腰带生活的人是不在少数的。据IMF/道略音乐研究数据显示,在中国内地(不包括港、澳、台),平均看一场演唱会的一张门票价格占到人均P的17.24%,美国是1.81%、日本3.11%、英国2.87%。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演唱会的利益分配大致有两种做法:一种是主办方给歌手固定的唱酬,另一种是把票房按比例分成,或者两种兼有。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当然天后毕竟只有一个,那其他歌手呢?实际上,很多歌手和公司往往会把演唱会票价的高低当成是对歌手实力和人气的象征。比如一个歌手演唱会票价卖了一定价位,与他实力型当的歌手如果自己演唱会的票价定的比这个水平低,就觉得是自贬身价。